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4 Jul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排隊掛號,頭昏眼花;   醫生診斷,天女散花;   藥品收費,霧裡看花;   久治不愈,藥費白花

| 7 July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黃河,我生在您的身邊,深知您乳汁的甘甜。雖然離開您的懷抱已達三十年,但您乳汁的香味仍然在我的夢中追趕。 記得那時的我為了得到您的喂哺,拚命的哭喊。您勞累了一天,顧不得擦把臉,洗把手,抱起我就把您的乳汁奉獻。我吮吸著您的乳頭,臉上還掛著淚怨。您的汗水裹夾著臉上的土塵滴在您的乳房上,流進我的嘴裡。可我一點兒也沒有感覺到澀。反而還朝您做個鬼臉。 今天,我又來到了您的身邊,您還是那樣的一路風塵,顧不得自己的辛苦,哺育著我的弟妹,照顧著我的侄賢。不過您老了,臉上的褶皺多了。褶皺中間沉積了更多的塵土。 聽我的弟妹說,他們正在為您洗臉,他們扶持著您的腰,讓您的腰直起來,胸挺起來。您的魅力將更加令我們崇拜,因為您是我們的母親。 雖然我住長江邊,與您相隔千里,但我會經常來看您的,拉拉您的手,也給您擦把臉。讓我的母親更加魅力無限! ——您的兒子好寬的路。